全部内容

一款复刻腕表 见证豪利时与航空的100年

【时钟文化】作为20世纪最重要、最伟大的发明之一,飞机的出现深刻影响了整个世界,改变了人们的认知形式和出行方式。伴随它诞生的,还有另一个至关重要的物件,那就是飞行员的手表。从第一次试飞开始,制表师就为飞行员开发和配备了实用的工具,为这些飞行先锋们守好了生死线。它们是早期飞行员手表的原型。

在科技发展的今天,飞机作为一种交通工具,方便了人们的出行和生产活动。但谁曾想到,一个多世纪前,航空空的先驱们飞向天空空坎坷艰辛,为飞机的曲折发展赌上了生命和荣耀。唯一能托付一生的,就是身上的计时工具,也就是飞行空时计——飞行员的手表。

飞行员佩戴的手表,由于职业的特殊性,不同于普通士兵使用的手表,往往比普通的军用手表更加精准和专业。由于飞机发展的限制,早期的飞行员只能待在简单开放的驾驶舱内,所以厚重的大衣和巨大的手套是必须的。因此,飞行员手表的设计也发生了变化。巨大的尺寸,宽大的表冠,醒目的盘面数字,都是为了方便飞行员而量身定做的。如今,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所有手表都是这些经典和优秀时计的复制品。

和利时与航空公司的不解之缘空

1909年7月25日是航海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天空。法国飞行员LouisBlériot驾驶他的飞机成功飞越英吉利海峡,完成了驾驶飞机飞越英吉利海峡的壮举。该航班从加莱附近起飞,在多佛降落,历时43分钟。

20世纪10年代初,为了纪念法国飞行的先驱LouisBlériot,和利时制作了一款怀表,开启了和利时空的制表之路。这款纪念怀表现珍藏于瑞士北部小镇霍尔斯坦的原和利时博物馆。

和利时品牌的第一款手表,是由怀表改造而成的大表,是冠航空手表。

与LouisBlériot纪念怀表一起,是Air 空的早期计时器,也是1917年生产的Air 空腕表。作为品牌历史上第一款Air 空腕表,是品牌与Air 空结缘的见证。

这款手表以1910年的怀表为原型,圆形表壳,大表冠,呈现出古典而饱满的线条美感。纤细的表耳设计,彰显了“navigation 空推动钟表从怀表向更方便实用的手表进化”的意义。

怀表开始向腕表转变的时期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,为了让怀表在不干扰操作的情况下更方便地呈现时间和计时功能,明智的飞行员将“表带”附在怀表上,戴在手腕或大腿上。这种佩戴方式在战后迅速流行起来,手表成为大众新的计时工具和个人配饰。

然后在1938年,和利时大皇冠手表问世,它的设计很大一部分来自于1917年这款出色的和利时手表。它以完美的弧度和巨大的表冠闻名于世,并影响了后来的整个品牌Hang 空产品线。

好时皇冠1917年限量版复刻手表

2022年,在1917年推出第一款Hang 空腕表100年后,带着品牌满满的Hang 空情怀,这款腕表的复制品在和利时推出。延续了原版大洋葱表冠、复古阿拉伯数字刻度、蛇眼蓝钢指针、拱形镜面的经典设计。值得一提的是,铝制表盘上的品牌LOGO特意换成了百年前的经典字样,以致敬和重塑首款Hang 空腕表的辉煌成就。

不锈钢底盖上刻有“OWC”字样,代表“欧瑞斯钟表公司”的缩写,象征着该品牌最高的制表标准。和手表一起的还有一个皮质复古旅行包,备用牛皮表带上镶嵌着铆钉。

此次,和利时为这款复刻腕表特别研发了732自动上链机械机芯,让佩戴者通过空体验第一款腕表的原始操作感受。在机芯的2点位置有一个时间调整安全按钮,只有按下这个按钮才能调整手表的时间。虽然这种古老的功能不同于今天佩戴者的调节习惯,但它可以为手表的操作增添一种新鲜感,也是一种独特而有趣的设计。

虽然它延续了复古时计的风格,但它也结合了当今流行的飞行员手表设计。40mm表壳采用不锈钢材质,坚韧结实。球面反射镜采用耐磨蓝宝石。指针和刻度涂有Super-LumiNova发光材料,以便在夜间观看时间。现代手表的细节设计无处不在,让这款复刻手表成为手腕上的一道风景。

总结:对航海空事业的无限热情和支持,造就了今天备受瞩目的2022 crown 1917限量版腕表,再次将航海空这一品牌波澜壮阔的历史呈现在世人眼前,让每一位佩戴者感受到从手臂到手腕,从计时到情怀的曲折发展。这款手表全球限量1917枚,将于2022年8月上市。